NEXT
PREV
湖北随州考古重大发现 两组曾国国君葬墓被发掘
发布时间:2019-08-08 04:20  责任编辑:http://www.sdruiyue.
 

  湖北随州又一考古重大发现

  两组曾国国君以及夫人并穴合葬墓被发掘

  提到曾侯乙湖北人最先想到的可能就是迷人的编钟乐舞,自1978年曾侯乙墓在随州被发掘以来,各种考古发现震惊世界。但,曾侯乙不止于编钟,他背后的曾国远超你的想象。在湖北,关于曾国又有重大发现!

湖北随州考古重大发现 两组曾国国君葬墓被发掘

枣树林墓地考古现场(湖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供图)

  6日上午,国家文物局举行考古中国重大项目新进展工作会,通报了湖北随州枣树林墓地考古发掘情况,两组曾国国君以及夫人并穴合葬墓的发掘,是曾国考古乃至两周考古的又一重大发现,填补了春秋中期曾国考古的空白。

湖北随州考古重大发现 两组曾国国君葬墓被发掘

随州枣树林墓地考古发掘项目负责人郭长江介绍情况

  原来,芈夫人是曾国“武则天”

  目前,已出土青铜器千余件,部分青铜器上有铭文,铭文主要有“曾公”“曾”“曾叔”“曾侯”“曾夫人”“曾子”“曾孙”“曾叔孙”等。发掘取得了重要收获,尤其是曾侯宝及随仲芈加、曾公求及曾夫人渔两对曾国国君级别的夫妇合葬墓的发现确认。

湖北随州考古重大发现 两组曾国国君葬墓被发掘

曾候宝墓

  M168出土铜鼎以及编钟铭文提示器主为“曾侯宝“,M169出土铜缶以及编钟铭文揭示器主为“芈加”。这两座墓为曾国诸侯“曾侯宝”及其夫人“芈加”并穴合葬墓。两座墓南北并向排列,M169略小于M168。

  M190出土铜壶、铜鼎以及编钟铭文显示器主为“曾公求”,M191出土铜鼎以及铜鬲显示器主为“曾夫人渔”。

湖北随州考古重大发现 两组曾国国君葬墓被发掘

曾候宝墓随葬品

  值得一提的是,曾侯宝娶的这位楚国芈夫人并不简单。

  湖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员郭长江介绍,芈加墓里诸多器物上的铭文表明,曾侯宝死后,芈加曾直接统治曾国,她以“小子”(称宗亲中男性同辈年轻者及下辈)自称,俨然女诸侯自居。

湖北随州考古重大发现 两组曾国国君葬墓被发掘

芈加墓随葬器物

  芈加墓是春秋时期曾国考古中唯一出土编钟的夫人墓,由此可见夫人威仪及权势。

  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孙庆伟教授直言,“当时的女性很厉害,有晋姜、有芈加、有芈月,老公死得早,她们就能掌权执政。”

湖北随州考古重大发现 两组曾国国君葬墓被发掘

枣树林墓地考古现场(湖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供图)

  一件嫁妆终结“曾随之谜”

  1978年,随州曾侯乙的发掘曾引出了一个令考古界和史学界争论不休的话题:今随州之地——史书记载春秋战国时期的随国,为何频频出土的又是曾国文物?曾、随到底是何关系?

  对此,学界有两种截然相反的说法。一种观点认为,曾国即随国。已故的著名历史学家李学勤先生生前就曾撰文认为,考古发现中的曾国就是古文献的随国,曾、随是一国两名。但也有不少人认为“曾”即是“曾”,“随”即是“随”,二者不可混同。

湖北随州考古重大发现 两组曾国国君葬墓被发掘

  不过,此次曾侯夫人芈加墓(M169)出土的铜缶上的一句铭文提供了关键信息——“楚王媵随仲芈加”(大意为楚王嫁女入随的陪嫁)。这件铜缶是楚王嫁女入随的嫁妆。

  前面提到,“芈加”是曾侯夫人,铭文上楚国又称曾为“随”,说明曾随一家,基本解决学术界争论不已的“曾随之谜”问题。

  曾国祖先是……

  芈加墓出土的编钟铭文还透露了关于曾国祖先的信息。铭文中出现的“余文王之孙”可能涉及曾国确定是文王之后而非武王之后的新材料,以及该铭文与之前曾侯與墓铭文“稷之玄孙”对照,可以从曾国出土铭文记载的角度,辨析周代从“稷”到“文”、“武”的世系。为周王朝的世系研究提供了新的出土文献,也为研究曾国始封以及“曾”的族属提供了新材料。

  曾公求墓出土铜鼎、壶、簠上均有发现“曾公求”铭文,并在方壶壶盖可见“皇祖南公”,进一步确认了曾国为南公之后。

湖北随州考古重大发现 两组曾国国君葬墓被发掘

招商热线:400-6160-602

立刻关注新浪微博